說說昨天發生的事,嚴格來說是昨天。

今天工作關係,去了一趟台中出差。
工作還算順利,不過一大早其實很悶。
因為一些工作上的事情,承受了些無妄之災,表過不提。

離開客戶那後,因客戶那離高鐵有段距離。
本來想搭公車去附近買個東西,而就在快到達目的地時。
嗯?鼻子有點癢,稍微輕抓了一下。
嗯?覺得鼻子裡面有點濕濕的,鼻水?
嗯?不對,這個感覺不是。

車門開了,我邊起身邊想怎麼回事?
流了鼻血。
我趕緊用手遮著,怕滴到公車上,趕緊刷了卡下了車。
一下車,因為剛稍微動作有點急,可能加速了血液循環。
整個血開始狂飆,沾了滿手的鮮血,另一隻手急急忙忙摸著口袋。
「好險有點衛生紙。」心中如此盤算著。
怎知那個血量,根本讓衛生紙瞬間變成一張紅色潮濕的紙…
我擋不住,所以整個地上已經有一小攤血。

一個路人路過,看到後加速離開。
我想也是,所以不怪他。
畢竟要是我看到一個人手和臉都是鮮血,也會想說這個人可能剛犯了命案或者被追殺。
我也不敢走到附近店家,怕真的嚇到人家,因為我自己也覺得可怕。

就當我覺得這血沒完沒了,還心中小劇場了一堆後。
有兩個路人走了過來。
但我實在是怕嚇到人,所以我趕快撇頭過去。
(到底是有多怕造成別人麻煩!?)
可是地上那攤血還是被路人發現了。
路人是兩個老人家,非常的貼心。
他們詢問我了原因,還一直說要帶我去醫院。
但我其實要趕回高雄跟遠道而來的朋友聚餐。
再說我覺得應該只是中暑或是鼻膜薄的關係。
而且實在是太麻煩別人了,真的不好意思。
所以我一直委婉地拒絕,說我休息一下就好了。
但他們還是半推半強迫的帶我去附近店家清洗。
店家人也很好,兩位老人家也好令人窩心。
其中一位用手幫我清洗臉上的血跡和手上的血跡。
而且那種關心,你可以感覺到是發自內心的擔心和付出。
其實我還蠻感動的,而且她跟店家要的那堆衛生紙,我看都快半包了。

後來一直關心我,我因為要避免出血。
所以也盡量不講話,而且其實有點恍神。
不然我是真的很想跟她要聯絡方式好好報答她QQ
後來血止的差不多,她才放心的走了。

然後過沒多久,她突然騎機車過來。
「來~這個給你吃。」老人家拿了一包水果給我。
我連忙拒絕「不好啦,已經很麻煩你了。」
「沒關係,我們家在賣水果的。」老人家霸氣的回應著,就走了。
我都還沒問你們店在哪裡呀…

上了高鐵後,打開了袋子吃了棗子。
是好吃的那種棗子欸!
不知道你們知不知道,一般的棗子吃起來是會澀的。
有另一種比較甜也不澀的,但量不多。
但吃起來是那種風味!
目前大概知道在哪帶,決定有時間去找找。
覺得非常的感謝幫忙,一定要做點什麼的。

嗯,就這麼決定了。

-李海楓

Facebook Comments

回覆文章